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摘要: 如今他已年过五旬,曾经一起“并肩作战”的小二也早已离职,但阿里依然年轻,充满活力,那些与之奋斗过的青春岁月、拼搏的精神如影随形,值得铭记一生。

天下网商记者 姜雪芬

“想红想疯了吧?”“这年头炒作还能这么玩?”“靠着一个名字就想找18年前未曾谋面的小二,究竟有什么目的?”杜永华发出“10万元悬赏寻找18年前的阿里小二的通缉令”后,面临着铺天盖地的质疑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悬赏寻人消息一出,遇到不少人的质疑

30多年前,20出头的杜永华从江苏一个小村庄走出,白手起家靠卖工业温度计最高时年入3亿,还带领亲朋好友十几个人投身温度计创业,过了几年风光日子。后因环境影响,传统线下工厂采购量锐减,产品的年销售额经历了断崖式下跌。

本以为一家老小都靠着温度计吃饭的日子一去不返,但线上网店迎来爆发,年销售额突破1000万元。电商带来了事业的第二春。

2018年年底,在阿里巴巴的一场北方大区活动上,听闻阿里巴巴国际站推出了数字出海项目,杜永华记起了18年前的那段岁月——靠电话与阿里小二一遍遍沟通,学习开网店的日子。

发出悬赏通缉令的他,并没有对复杂的商业世界有太多的利益考量。一路同行,心怀感恩,就够了。

暴利时代

杜永华一大家子十几口人,都靠一支温度计吃饭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几年前,在生产车间接待孟加拉客户验场

“福建的仪器仪表公司是三弟开的,厦门的是老二,上海的由堂弟打理,北京公司的法人是我,杭州的由表妹负责,在巅峰时期年入3亿,利润能有50%。”回忆起几十年前的创业历程,他感慨:“赶上了那么一个暴利时代。”

1985年,高中毕业后,20岁的杜永华进入上海一家仪器仪表工厂打工。彼时正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的时期,不少人下海经商,年少气盛的杜永华也想出去闯一闯。

改革开放初期对钢材、电的需求量大,工厂生产需要温度传感器,1989年开始,杜永华靠两条腿跑遍大大小小工厂,积累了青岛、莱芜等城市的大钢厂客户资源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温度计产品

掘到第一桶金后,2000年,杜永华投入200万元资金成立了销售公司,将弟弟、堂弟等亲戚都招到麾下。但与国营企业不同的是,私企员工收入更为灵活,以公司名义签订合同仅需留下税收钱,其余收入一概可自留。

随着业务规模扩大,他将家族式销售企业开到了杭州、北京、上海等城市。在仪器仪表行业摸爬滚打多年,他对于货源已然熟悉,着手探索产业链上游,采用代工模式接单,进一步增加销售利润,一年下来能赚几十万元。

不少国企老客户每年都有采购计划,如果假手他人联系,短路、抢客户风险大,为了维护好长期合作关系,那几年他经常天南海北地跑。几年下来,生意一路爬坡,2007年产品年销售额达到3亿元。

一支小小的温度计解决了一大家子的生计问题。看到亲戚们买起了新房,换了新车,作为老大哥,杜永华内心欢喜。相对不少同龄人,财务自由后的杜永华也没闲着,这期间,喜欢赶时髦、研究新事物的他,不仅经常泡在互联网上玩游戏,还在2000年创建了网站,入驻了1688,2003年入驻了阿里巴巴国际站。

活下来,便是胜利

但在线下订单源源不断的岁月里,早期的网店主要承载了信息展示功能,并不是杜永华关注的重点。然而几年之后,边玩游戏边倒腾出来的网店,却成了他的救命稻草。

2010年开始,线下市场急转直下。

一次性温度计传感器制造不同于压力表,没有技术门槛、制造许可证硬性规定,很多农用、工业用温度计对精度要求不高。随着互联网发展,信息壁垒逐渐被打破,安徽天长等地涌现出众多家庭式小作坊,全家总动员生产下,水电人工成本低,行业竞争压力与之俱增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一次性温度计没有很高的技术门槛。工人们在制作温度计产品

随着市场经济更为开放,企业开启了智能化改革,工厂有了更多自主选择权,杜永华工厂的线下年销量跌到了几百万元,并持续下跌。面对房租、人工成本压力,忧心的杜永华明白大势已去,壮士扼腕撤掉了线下销售人员,将他们赶到网上做生意。

当时,不懂外语的他一人负责阿里巴巴国际站,曾接到过来自巴基斯坦两个大钢厂的2000美金订单。靠着用金山词霸逐字逐句翻译,他通过有进出口权的太原一家国营进出口公司谈下了这笔订单,在关键时刻,帮他度过危机。

“以前遇到不懂的问题,传图片啊,介绍产品啊,打不开网页啊,都要通过电话与阿里小二沟通。”随着平台的日益完善,新工具、功能不断上线,杜永华觉得在线上做生意也轻松起来。团队30个员工分工明确,包括发布信息、售后维护、清理核对产品、包装等,网店营收占比逐渐增加到80%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网店上,杜永华展示出这几年来,他的部分海外合作伙伴

一路走来,杜永华接到400多个海外订单,将产品卖到了印度、巴基斯坦、伊朗、意大利等国家,还吸引了德国等国家的采购商前来考察。实际上,在以后的日子里,线下零碎的订单也是基于线上引流而来。

靠电商重生后,考虑到将在国内考察的海外采购商带到其他工厂里,常被截胡,杜永华索性在北京自建了工厂。

30多年后再回首,当年在上海打工的仪器仪表厂、跑出来的线下老客户,早已因种种原因不复存在。那个梦想着闯江湖的年轻人,也变成了年过五旬、发福的中年人。如今线上年销售额过千万,信息越来越透明,市场竞争依然激烈。

与那些还未来得及发出告别声音便销声匿迹的创业者相比,活下来了,便是一场胜利。

感恩“战友”

还有勇气和信心去追求活得更好的杜永华,一直想说一句谢谢。

“我那时纳闷,阿里的小二是不是一直在公司,晚上8、9点咨询问题也立即打过来电话,他们不休息吗?”他常常记起刚触网那会儿,打过来电话教他传图片,怎么介绍产品的阿里巴巴的小二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杜永华学会了如何在网店上更好地展示产品,分享他在工厂里检查配件照片

那是一个没有微信、微博、抖音的年代,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,“很好听,很和善,让人很舒服。”让当年打不开网页,看不懂乱码,摸不着头脑的他感到安心。

那不仅仅是一个商业平台,也是一个生活平台。做生意之余,杜永华经常在平台上发表行业文章甚至孩子的照片,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,自嘲借力平台,那几年在仪器仪表行业倒是也混出了“老杜”的名声。

如今平台已有了智能翻译工具,功能日趋完善。去年年底,在在阿里巴巴滨江园区2018北方优商大会期间,杜永华在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,“此次阿里之行,我有一个梦想……我能把仪表做的很成功,是她帮我不少……谁能帮我找到她,我愿出十万元!”他想找到曾任阿里巴巴B2B小二的卢理华,表达感谢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2018年12月,杜永华在群里发出寻人消息

世事沧桑,几经轮转,岗位上的小二换了一波又一波,在茫茫人海中捞人,谈何容易?但消息发出去不久,一场寻人行动拉开。在阿里小二们的接力赛中,已经离职多年的卢理华出现在大会现场屏幕上VCR上。杜永华了了2014年以来寻人的愿望。开心的他不忘打趣:“也不知道谁找到的,当然至今也无人认领赏金。”

悬赏10万寻找阿里小二的消息一出,人们或是怀疑他动机不纯,或是批判他过于矫情。长着一张胖胖的脸,说起话来慢条斯理的杜永华,也不急于辩解,呵呵一笑。他的理由依然不复杂:我就觉得做人要感恩。
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悬赏10万“捉拿”阿里小二后续:人找到了,赏金还没给出去

大会现场,杜永华观看“战友”VCR,感慨万千

时光荏苒,有人来了又走,有人慢慢老去。如今他已年过五旬,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小二也已换了好几拨。但一路同行的阿里依然年轻,充满活力,那些与之奋斗过的青春岁月、拼搏的精神如影随形,值得铭记一生。

有人忧虑外贸寒冬,但阿里国际站推出数字化出海项目,让杜永华对外贸会回暖有信心。即便年纪大了,感觉数字化太高大上,他也在加速学习数字化,紧跟阿里赋能脚步,期待实现中小企业数字化升级。

编辑 陈晨